您的位置 : 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> 小说库> 军事> 冷战?;?

更新时间:2019-03-30 16:01:59

冷战?;?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class=连载中

冷战?;?/h1>

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 www.8844n.com 来源:落初文学 作者:白狼方客 分类:军事 主角:卡尔,埃瑞弗

热门小说《冷战?;肥前桌欠娇退嘈吹木碌男∷?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卡尔埃瑞弗,书中主要讲述了:这里是二战后的世界,本书完美还原了冷战时世界上发生的大事。潜伏、暗杀、火拼、交易、情报、超级武器,从各国政治矛盾到两军交战,从铁幕演说到苏联解体,一切都被一个神秘组织掌控着,监视着。想知道主角们如何化解这场世界的大?;??那就一起来看吧。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一节

时间:1944年6月19日。地点:法国诺曼底区卡昂。

狼嚎从遥远的山谷传到竹林,婉转悲凉,这是在塞纳河畔,密林里,卡尔拖着受伤的腿从斜坡上滚下来,右大腿左侧已经被子弹打穿,留下一大块窟窿,鲜血还在不停往外涌。

可是这里没有人帮他,他必须要自己走,活下去。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画面:死神缓缓飘过来,越来越大,越来越清晰的轮廓,枯槁的双手握着镰刀,慢慢地举起来…

卡尔把力气都用在右手撑起身躯,双膝跪地,嘴里喘着粗气,双腿颤抖着,他用尽全力站了起来。

是的,他要躲过死神的镰刀,但这种情况下,人类的心跳速率会变快,从而使大脑麻痹,像是大脑里密密麻麻围了无数苍蝇,紧张会使小脑失去控制,血液流失使身体感到寒冷而颤抖,这就是人类在最软弱的时候。

要活下去,这时卡尔只有这个念头。

他知道,自己距离河岸边不远了,因为他闻到了潮湿的野草味,这犹如神圣的香水的气味支撑着他,并一蹶一拐向前走,即使眼前一片模糊,后脑勺剧痛无比,他也要活下去。

卡尔一手扶着身旁的一棵树,一手抓着自己的大腿,咬紧牙,艰难迈出了第一步。此时他的嘴里还在大口喘粗气,本能地用全身力量来维持大脑清醒,一步步扶着树走过去,努力移向岸边,鲜血也沾满了旁边的野草。

经过漫长的挣扎,一条小河清晰出现在眼前,他伸手去,仿佛要抓住似的,终于,全身放轻松了下来,卡尔欣慰地笑了,一头栽进冰冷的河水.....

卡尔随着水波流向下游,流了很久,直到他感到没有危险了,就从冰冷的河水里爬出来,这几乎到了绝路,现在他需要找一处干燥的地方。

因为血流不止,失血过多使得卡尔身体非常虚弱,肠胃不由自主地痉挛抽搐,这样根本站不起来,只有无助??ǘ缓门Φ芈老蛎芰稚畲?。

爬了一阵子,借着漆黑的夜空,和茂密的丛林,看来追兵已经找不到他了,卡尔大可放下心,惊恐使体温也恢复了,身体也已经有点力气站起来了,便大胆地从湿润的泥土里艰难地爬起来,摸黑着步入丛林。

这里安静极了,除了夜枭咕咕叫着,绝望也跟着涌上心头;他必须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行走,不然很有可能陷入泥潭,因为这里属于温带半湿润地;比起这里的冬天,这里冬天非常寒冷,如果来这冬泳,法国人会认为你疯了,卡尔不得庆幸,现在是夏天。

不一会儿,卡尔找到了干燥的自然地坑。这对他来说,是件好事。

便脱了自身又冷又湿的衣服后,简单地拾起周围柴木,想利用摩擦生热生起一小堆火,因为全身颤栗,生火难度要比正常的时候难。

所以卡尔想出一个办法,他拿出步枪,把子弹取下来,再用石头敲碎子弹,为此,卡尔砸碎了自己两个手指,疼得卡尔大喊。终于取出子弹里的黑火药,就放在了捡到的木头上,再在底下放些杂草树叶,拿一根木棍来摩擦起火。

这样周围就明亮了一点,大腿已经止住血了,可是麻木坚硬,看来是破伤风,可是周围根本没什么药物,身体疲倦使他打消了寻找药物的念头。

卡尔借助火光,望了望四周的情形,自己像是在坑里。

这里是法国北部一处丛林,这里有很多麋鹿,野猪,狍子,和森林狼,所以卡尔怀着忐忑的心情,并祈祷自己不会变成食物。

而这地坑原先是山上的泉水干涸形成,变成一个巨大的凹陷口,周围长满杂草,而且坑洞里比地面温暖,可以小睡一会。

卡尔感到身体疲惫,身体慢慢软了下啦,蜷缩在杂草地中,疲劳的双眼慢慢地合上,脑海又浮现起诺曼底的场景:

一小队人在一架空运机里,有的握紧枪把在祈祷,有点在跺脚,还有的忍不住了:“长官,能抽个烟吗?”长官面无表情,只在一旁沉默点头,那个人马上拿出一根烟,点燃,一口气把大烟吸进肺里,吐出一串串凌乱的烟圈,除了呼吸和飞机嗡嗡声,没人敢说一句话,就像面临死刑的犯人。

当机舱门缓缓打开后,长官马上大喊:“全体起立,准备跳??!”舱门完全打开了,指挥官挥舞着双臂指向下面,立刻喊道:“跳!跳!跳!”卡尔立马往下跳,顿时横飞着的无数子弹飞过来,在空中的人有的被打穿了脑袋!打烂了肺部!还打烂了肠子!还能清楚看到美国士兵的肠子飞在空中。

一颗子弹打穿了卡尔大腿,卡尔疼得大叫,在降落伞上面挣扎,希望一颗子弹直接了结他,可是没有,最后降落伞慢悠悠地挂在了树上,至少现在他活下来了。

疼痛让卡尔脑袋嗡嗡响,叫喊声引来了巡逻兵,当他听到远处的叫喊和狼犬的吠声,急忙拿出刀子,迅速地将绳子割断,随后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,大腿也受到猛烈的撞击,瞬间卡尔的眼泪流了出来。

卡尔忍住疼痛,努力地走到河边,倒进河里活了下来。

是的,他是幸运的,他活了下来,却又要在世上饱受痛苦,卡尔蜷缩一团,抱住了自己,继而又回想起,那个深夜,他还在内华达州...

由于日本轰炸珍珠港,美国正式与日本和德国宣战,加入二战,并进入战时经济模式,通过租借法美国出口了价值300亿美元的物资,借给英国和苏联,美国的加入使得欧洲战局的扭转,对法西斯来说是一种压力,日本在4年内惨败美国,从中途岛到珊瑚海,美国长驱直入,闪电拿下塞班岛,最后选择最快而最直接的方法——原子弹。

而美国原子弹迟早会拿出来,这是时机问题,而日本正好成了替死鬼,成了曼哈顿计划的小白鼠,核武战争也从此开辟,法西斯从此败亡,留下德国孤军奋战。即使日本失去东南亚控制权后投降,美国也会借机发动核武战争,其主要原因就是要成为世界霸主。有了先进技术的撑腰,没人敢与美国作对。

但这也给美国带来惨重的损失。诺曼底登陆,这个伟大的逆转战役,美国派出了全部兵力,这个计划称为“霸主行动”,是由美国和英国,还有法国自由军共同决定,结果是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。1944年6月,盟军等待涨潮时登陆法国诺曼底,英、美、加拿大合起来的200万人部队,还有英美5000多名空降兵。轴心国顿时瓦解,意大利从此退出二战。

卡尔当时还在在内华达州,卢卡斯的强逼利诱下,卡尔不得不在这个罪恶之地生活了3个星期,受着卢卡斯特等的优待,科里那伙人甚至接近不到他,更别说碰到他毫毛;卢卡斯在这里推崇基督教,以教会名义使当地人生活的更美好,其实是推崇自己,使自己地位得到提升,卢卡斯请卡尔帮助他宣传自己的名声,酬金不菲,这也正是卡尔需要的,他把酬金寄到犹他州的家里,让母亲暂时有经济的支持,因为外籍人口在那里是很难找到工作的。

不久后,美国参战,在美国本土的犹太人也得到了自由,许多青年被迫参军,那时卢卡斯的邪恶也就显露出来了。

一日,卡尔从睡梦中被惊醒,两个壮汉把他拖起来丢在地上,卡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撞在了墙边,疼痛中卡尔清醒过来,捂着自己的后背,忍住疼痛,并微微张开眼睛想要知道发生什么事,他看到科里和他的10个手下!科里的眼神一半有着轻蔑,一半有着愤怒,光是手下5个壮汉就可以挤满酒馆。

科里见到卡尔,像是等待了很久,便:“哟,醒了吗?我看你还没睡醒吧?”卡尔慌忙四处张望:“卢卡斯呢?”科里手里拿着枪,坐在了床上,对着卡尔露出邪恶的微笑:“白痴,你以为他需要你,你只不过是他赚钱的棋子罢了,资本主义就是这么匆忙,不跟你打招呼就走了?!?/p>

随后,招呼两个手下上去抓住卡尔,两个1米9米的壮汉从左右两边接近卡尔,卡尔准备抵抗,但是被一拳打倒在地,并被凶残地抓了起来,绑在一把椅子上;科里笑着对他说道:“失去靠山的小虫子,现在就来算算我们的帐吧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!“。

经过一阵毒打,卡尔体无完肤,而科里早就不见了,只剩下他的两个手下,这两人也打累了,就拎起双手双脚还被绑着的卡尔,狠狠地推进一间地窖里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卡尔已经全身冰冷下来,血液和土壤混为一体。

这时,门突然被打开,酒馆的那酒保老头走下来,帮卡尔解开绳子,轻轻说道:“快走吧,越远越好?!?/p>

当卡尔走出地窖,看到了让人惊心动魄的场面,上面已经躺着无数尸体,其中一具熟悉的尸体,那是科里,已被机枪打的血肉模糊;卡尔用惊讶眼光望着老头,老头摇摇头表示不知情,并嘱咐:“别管了,快走吧?!?/p>

卡尔谢过老头后,随便从一个死人身上抓了一套衣服就上路了。路上,他还在想着这些事,特别是卢卡斯的那句话,“这些人最后下场都是一样的!”难道是卢卡斯干的?

第二节

场景又回到了森林,卡尔被大腿的疼痛刺激下,猛地醒了过来,全身直冒着冷汗,大脑嗡嗡旋转着,这是破伤风引起了发烧。

而火堆还在燃着微弱的火苗,卡尔便挪动着身体靠近了火堆,这让他更加温暖,然后静静地回想刚刚的梦:“这是怎么回事,整件事如此奇怪,在小镇生活期间发生的事情,他却一点想不起,难道这是催眠术?为什么科里不杀了他?约森呢?”就在这短短时间内,卡尔好像被打回了之前,那个夜晚,他和卢卡斯首次见面......

他忽略了卢卡斯最致命的话:“我们有个共同点,那就是讨厌腐败?!闭馐谴呙呤跻恢址绞?,让对方认为自己是安全的,降低对方警惕性,然后那个握手动作,是捏着卡尔的手,这样就会让对方产生合作的想法,而且在那种危险情况下,随后提出合作,当然这是不能拒绝的合作,那就是金钱合作,大量的金钱!之后也是一样,挥动着手臂,做出切割的样子,把手搭在卡尔肩上…都是催眠手段!

卡尔终于知道为什么科里会害怕卢卡斯,他会控制人心,那么如果掌控小镇的约森也受到他的影响,其实就成了卢卡斯的傀儡,真正的幕后,掌管康斯塔克矿最后残余的人就是卢卡斯本人!卡尔想,也许科里也不会知道他们的老板就是卢卡斯。

这时,卡尔大脑一片混乱,为了理清为什么他会参加欧洲战场,他还是继续回想,那种肮脏的合作,贩卖枪支到中亚一个地区!这下,卡尔知道为什么了,所谓的金钱诱惑,还有叛国罪!关键是那个地方,中亚的一块无人知晓的地方。

卢卡斯目的应该就是让卡尔当替罪羊,自己大赚一笔,而这借刀杀人的方式就是推崇邪教,以教会之名使自己合法居住在美国,并且让当地居民支持他,并控制教会的人!如果卢卡斯不是美国人,那么…他就是卡尔要找的人!

卡尔原名叫夏尔?麦克唐纳,生活在官僚世家中,父亲是爱尔兰共和军反对者。

爱尔兰内战期间,有爱尔兰自由军叛徒栽祸麦克唐纳家族中,并告诉爱尔兰自由党军部,这样,自由党就一口咬定麦克唐纳家族投敌,于是卡尔父亲只好隐藏起来,可是父亲还是被判叛国罪并被抓起来,并且搜查了卡尔家里。

当时,卡尔躲在房间里,望着窗外,似乎等待着审判降临,卡尔的母亲走进房间,抱走卡尔。接着听到楼下有很多人的骚动,随后是父亲的喊叫,卡尔母亲往外跑,在走廊上,卡尔看到自己的父亲被人按在地上,嘴里喊着:“快跑?。?!”

母亲害怕儿子出事,带着卡尔逃离爱尔兰来到美国,并将夏尔改名为卡尔。

现在卡尔和母亲生活在在犹他州,这里多数为外籍美国人,只要与美国公民结婚,就可以加入美国国籍,借此来逃避战争。所以母亲为了远离战乱,与这里一美国男子结婚生了另一个孩子,并和卡尔定居于此。

卡尔在犹他州山谷生活了16年,到1939年二战爆发,爱尔兰民主党成立,对战争保持中立,卡尔已经成年,他回爱尔兰去寻找父亲。

由于爱尔兰对战争保持中立,所以对犹太人有些忌讳,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便衣警察,便从中问出了卡尔父亲已经被指控为叛国罪而被枪毙,随后卡尔再也没有见到父亲,甚至连尸体也没用看到。

从爱尔兰警局提供的资料:16年前,麦克唐纳先生因反对爱尔兰自由联邦被起诉,罪名是叛国罪,卡尔更是找到了当年的叛徒名字,所以卡尔来到内华达州,目的就是为了找到这个叛徒。

持续2年的爱尔兰内部战争,让卡尔对战争感到厌恶,家庭的支离破碎更让卡尔对这个世界感到悲凉。

卡尔了解到了这些事情,仇恨变得更加深,他讨厌那个爱尔兰共和军的走狗,他发誓要找到他。显然,在爱尔兰独立之后,不管是共和党军还是自由党军,都逃脱不了军事法庭的审判,这个人也消失匿迹,只知道这个人改头换面,逃离了爱尔兰。这个人改名后叫“卢卡斯”。

卡尔不知道这个卢卡斯是不是他要找的人,所以才假装答应他的要求,他要弄清楚真相。现在他终于知道了。

不久卡尔也迷糊糊昏睡过去,没有人知道他在这,没人帮助他,也许他只有带着仇恨而死去。但是还有太多太多谜团了,卡尔大脑在抗议着:“我不能这样死去,我要复仇,我要杀了卢卡斯!跟踪他,找到他,杀了他......” Tracking him, to find him, and kill him!

第三节

“这个矿井要塌了?。?!”一位矿工踉跄的从矿井大喊着跑出来,他的脸被鲜血覆盖,已经不见了一半,踉跄地跑到卡尔,却无力支撑地面而倒在地上,矿工抓住卡尔大腿,大吼道:“先生这个活不能做了!这个矿井下有一种东西!我们都会丧命的!为什么卢卡斯骗我们??。。?!”随着一声巨响,矿口发生了爆炸??!......

“呃??!”卡尔马上从梦里惊醒,全身直冒着冷汗,这个噩梦把他带回了整个事件的原点??ǘ抛约喝呛沟亩钔?,冰冷的汗水使他全身颤抖了一下;冷静下来后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在一个简陋的木房子里。

屋子里弥漫着潮湿的气味,床头上还挂着浸泡过福尔马林的麋鹿头部,刚到雨季,房子非常潮湿,特别是木质地板。旁边还有梳妆台,看来这里有位女士,台上却只有一把梳子和一本书,《悲剧的诞生》,一本反对启蒙运动的书籍,用黑暗批判光明,批判神论者。不过卡尔可没心情看书。

卡尔拖着疲惫身子下了床,由于腿部受了伤,只能一蹶一拐走动,这间木屋残破不堪,似乎马上就要倒塌,要不是有一根大树桩支撑着,估计自己也要躺在废墟中。屋顶有好几块用木板挡住的缺口,墙上也是。

他发现前面有两个孩子在盯着他,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,女孩略比男孩子高,搂着小男孩,看起来是姐姐,两人外表看上去极其相似,两个小孩一直盯着他,仿佛盯着可怕的怪物,就这样,小孩子畏惧的眼光盯了卡尔几秒,才向左边的妇女望去,他们母亲连忙跑过来搂着孩子们,用担心的眼光望着楼上的男人。

卡尔知道他们在害怕,便举起双手,做出下压的手势,慢慢说到:“不用担心,我不会伤害你们?!备九炖锶此党鲆淮蠖逊ㄓ铮骸笆俏艺煞虼慊乩?,不管你是谁,不要伤害孩子?!笨ǘ弈蔚亟馐停骸拔姨欢?,请问你们会讲英语吗?英语?英语?”妇女似乎听懂English这个词,连忙摇头,卡尔赞同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接着发现身上的手枪等物品放在不远处角落,便走过去,想要拿枪,妇女马上变得恐慌,马上搂紧孩子,连忙说道:“请不要伤害我们!”卡尔立马停住脚步,场面变得窘迫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

正好撞见妇女的丈夫回来,发现紧张的妻子和茫然的美国人,全部人也都往门口望去,丈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,便对着卡尔说道:“呃,你好,我在那边的草堆发现了你,呃,那是我家的草堆?!保ㄓ⒂铮┯锲残⌒慕魃?,而且说的并不标准。

“嗯,你是...美国人吧,谢谢你...美国人,你们能来...我们就有救了?!闭煞蛳蚩ǘ硎居押?,而卡尔照旧面无表情,只是点了几下头表示听懂了。

“不想留下一起吃晚餐吗?晚餐?”男人做出吃饭的手势示意卡尔。

正好卡尔肚子也饿了,就答应了下来:“好吧,谢谢?!?/p>

接下来一家四口和卡尔在一个极其狭窄的厨房吃了“晚餐”:一块面包和几个野果子,还有一锅汤水。

这个男人看上去40岁有余,是这间屋子的主人,走路一拐一拐,看上去像大腿受了伤的人;他妻子年轻漂亮,还有两个6、7岁的儿女,这样一家在这样的年代却能这样幸福,即使没有华丽的房屋,美味的晚餐,却能感觉到屋里的温暖,不是壁炉的火焰,而是这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??ǘ游锤惺芄庵治屡?,强忍泪水,却使得眼睛充血而变得通红,便转过头假装对麋鹿头感兴趣。

“我叫布鲁诺,是个猎人,你也可以直叫我猎人,这个是我的妻子,她不喜欢军人,但请不要生气,这两个是我的孩子,艾玛,卡米?!绷匀丝冀樯茏约?。

卡尔从温馨中回过神,只听猎人继续说道:“我发现你时已经...昏迷了,你昏迷三天了,还有你的伤口,我妻子已经帮你包扎好了,没什么大事?!蹦腥吮甙锎蠡锸⑻?,一边说道,然后转向妻子说了几句法语,妻子就去厨房多拿了半块面包给卡尔,卡尔微笑地点头并接过面包,说了句:“谢谢?!?/p>

猎人关心起卡尔:“你怎么在我们家草堆里出现?”

卡尔还是没有表情,慢慢回答道:“降落伞被打穿了,一阵风就把我吹到了河边。德军四处搜寻我们,我只好跳进河里才活了下来,再次感谢你们,没有你们也许我就死了?!?/p>

猎人鼓励道:“没事,孩子,你很勇敢。我也希望战争能结束,这就像一场灾难,但是你在灾难面前却那么坦然,所以我相信上帝会保佑你的,孩子?!?/p>

猎人高兴地吃完自己的那块面包,又咕嘟咕嘟的把汤喝了??ǘ芨行徽饧胰?,也高兴地吃了起来。

吃完晚餐,卡尔走出房屋散心,外边非常冰冷,一阵风吹来,全身都缩紧了,而这座小木屋却依然屹立在寒风中,和屋内的温暖形成明显对比。屋子三面靠着树林,眼前是一片大草原,而战场就在眼前,几十公里前的诺曼底海滩,德国和英国正在血战。

猎人裹着鹿皮衣,也走出来站在卡尔身旁说道:“我是个猎人,冬季时这里猎物会非常少,所以冬天是难熬的季节...对我来说,但是我相信春天一定会来?!彼低昴贸鲅滩?,递给卡尔。

卡尔接过烟草,轻轻咬在嘴里,拿出火柴,擦亮了一根,慢慢地点燃了烟头,用力吸了一口,烟头的火焰变得火红,烟在肺里翻滚着,吐出来后,感到轻松了许多。

猎人抽了几口烟,吐出一大团烟气,继续说道:“孩子,我看得出你有心事,虽然我不知道也不干涉,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你,愤怒解决不了一切,人要冷静才能狩猎到最好的猎物?!?keep calm,to hunt the base prey!

猎人说话时,掐了烟头,抬起头望着远处,眼睛祥和而平静,像望着一副极美妙的画,卡尔好奇问道:“嗯,说得有道理,那我可不可以问个问题?”猎人转过头,看了看卡尔,好奇地说道:“问吧?!?/p>

“您为什么选择居住在这里?”

“因为大自然,我热爱大自然,更喜欢麋鹿,它们奔跑是我见过最美的动态画?!绷匀怂祷笆毖劬σ廊黄骄?,从他眼力折射出的画面,是全世界的心声——和平。

猎人继续说道:“以前当过兵,不过法国被攻占后就没有了,因为这个?!绷匀酥缸抛约旱慕?,瘸了,“但是上帝让我保住了性命,远离了战争,呵呵,说着也是个笑话,一事无成的我只配来打猎?!?/p>

随后这位猎人说了自己的身世,参加过一战,虽然没有什么功绩,但也成功退出战争,因为受伤的大腿,后来德国占领了法国,猎人原居住地被入侵,面对凶残的德军,猎人并不愿意与他们争斗,德军把他们赶出大楼,并把大楼作为自己的娱乐场所。

后来猎人被迫无奈,找了大半个城市,也没找到容身之所,两个孩子依偎着母亲,说自己冷,母亲也在尽力安慰两个孩子。在大街上,到处是德军的身影,更多的是法国流浪者的身影,甚至有些德国人为了宣泄情绪而攻击路上的法国人,猎人无法?;て薅?,所以选择带着她们逃跑,选择较为偏僻的丛林隐居,带上两个孩子和妻子。

开始,猎人担任起伐木工,这里有很好的橡木,可以盖起一个小小的木房,不到一星期,一个20平方的木房就完成了。

妻子也一起帮忙,但是过不久,他们遇到了问题,钱都花完了。于是妻子在城里找了一份纺织工作,早上早早起床穿过树林来到卡昂城上班,晚上很晚的时候又回到树林里,几乎没有休息时间,而夜晚都是猎人带着两个孩子,教他们学习法语,教他们读书。有点钱的时候,就会偷偷买几本法语教材。

因为猎人有射击技巧,又在黑市购得一把猎枪,开始捕捉丛林野兽为生,他把动物的肉割下来,肉和皮分离,例如野猪的肉就卖给城里商人,麋鹿皮就卖给皮革厂,虽然很幸苦,有时甚至2个月也抓不到一只猎物,但他们一家人最终还是生存了下来,并长期定居在山林里。

这里也很隐蔽,德军也不会来丛林,至少到现在为止,在美军降落在这片丛林后,就很难说了。

卡尔感慨地说道:“我是为了苟活着,我原本是爱尔兰人,有人陷害了我父亲,我想我已经找到凶手,可是我却没勇气去杀他,我怕死?!?/p>

说着猛吸了一口,这次呛到了鼻子,把眼泪给逼了出来。

卡尔:“所以我的懦弱,导致我被他陷害。也许我永远也不可能冷静下来?!?/p>

猎人拍了拍卡尔的肩膀:“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,人要知足?!?/p>

说完猎人转身慢慢地走回屋子,在走到门口时又转身说道:“有空帮帮忙,哪时你想走了就告诉我一声?!比缓罅粝驴ǘ驹诿磐?。

卡尔又望向远处,那是战火之地,自己身为士兵却在这里躲藏,自己也明白这是进入了德军领地,如果德国士兵发现有美国人,不仅自身难保,这家人的性命也难保。

他想起了卢卡斯,卢卡斯在矿口杀死了所有的工人,难道想隐瞒什么?还有矿井爆炸,和矿工说的东西是什么?私人恩怨也许不是一个军人该做的,但他作为人类,必须为自己做点什么,而且这也是他自己能做的事了。

他走回屋子在自己背包里拿出纸和笔,他决定在这一刻要把所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,并且找到答案。

天空已经完全漆黑,猎人的妻子正带着孩子在餐桌上识字,点了半根长的蜡烛在餐桌上,卡尔也在旁边,写着自己的日记,猎人则在窗子一旁坐着看一本书——圣经。

小女孩向母亲问道:“这个字怎么念?”母亲笑着指着一字一句告诉女儿:“读生命。我来给你读这段,花儿-很美,这里-到处充满-生机?!笨ǘ谝慌钥醋?,虽然听不懂法语,但是觉得非常温馨,不知不觉回想起了自己的母亲,正在犹他州,孤独地守着空房。

想当初,母亲也是这样一字一句地教导着卡尔,当时家境好,母亲根本不用东蹦西跑,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家里照顾卡尔,卡尔也非常听母亲的话。父亲为政府工作,一直熬到夜里才回来,有次父亲在半夜回到家里,匆匆地跑到母亲的房间,吩咐母亲带着卡尔离开,就在那时,卡尔站在门口,只见一脸疲惫憔悴的父亲......

“德国佬不让我们学习法语,我们只好自己学了?!绷匀烁ǘ档?,卡尔恍然间回过神,猎人看着远处发光的地方,慢慢说到:“这种日子快过去了,我的孩子也能好好上一次学了?!笨ǘ尥厮档溃骸盎岬?,德国已经溃败了,等战争结束,我也要好好照顾我的母亲?!绷匀艘苍尥匦α诵?,接着站起来说道:“走吧,我带你去转转,帮我拿猎枪,就是墙上那把?!?/p>

卡尔合上本子,站起来拿起猎枪,往门口走,猎人则带上帽子拿了几颗大号子弹和火把,带着卡尔走出屋子,走时不忘亲吻妻子告别:“我们马上回来?!薄八纳丝诳梢宰叨??”“没关系的,只要不剧烈运动就好,我只是带他去看看猎物?!保ǚㄓ铮?/p>

接着两人来到森林里寻找脚下的东西,卡尔觉得奇怪,就问到:“为什么要注意脚下?”猎人平静地说道:“因为有陷阱?!?/p>

“陷阱?”

“是的,我布下的陷阱,看到树桩旁边了吗?”

卡尔向身旁的树望去,是一个自制的捕鼠器玩意,但比捕鼠器大很多,是用两根很长的树枝像弓箭一样弯起来,就像可以穿过的洞,如果支撑弯的树枝的另一根树枝给绊倒或者踩到,两根树枝就会迅速地夹在一起,对弱小的动物就会被夹死。这种陷阱只能捕捉兔子或者猞猁,运气好还能抓到一些在地面觅食的鸟类。

“我枪法再好,还是得靠陷阱这种东西,这种陷阱蛮好用的。我曾经夹伤一只公麋鹿,如果是母的,我早就找到它了,毕竟受伤的动物是可以沿着路径找到的,它们会留下一些痕迹,雄的不同,它们很强壮,即使找到也很难抓住它们?!绷匀思绦趴ǘ呓髁?。

猎人提起自己最痛恨的事就是误杀了猎物:“有次我抓到了一直雌兔,却发现是怀有身孕的,最后因为内出血过多死了,我很伤心,我有时骂自己,是一个屠夫,凶手!最后我吃了一个月的素食并且安葬了这只兔子和它的孩子,从那以后我每天读圣经。我想找回自己的救赎?!?/p>

猎人说得非常伤感,看来猎人对此事非常在意。他并不是为了杀戮而打猎,懂得打猎的人心里最爱动物。就像狼一样,它们不杀怀孕的,不杀年轻的猎物,即使它们是动物界的猛兽,也懂得生存之道,和平和安逸;不像人类,有些甚至像希特勒一般残忍的杀戮,或是亚历山大一样挑起战争,人类制造武器,并用武器相互残杀。人类就像豺狼或野狗,这些动物是群体活动,数量庞大,最少的群体也有100只,并且每到一片森林就会吃光一片森林的食物,和狼群、野猪为敌,把森林变为荒地。

两人走了很远,猎人突然发现了一只雄麋鹿:“好家伙,看2点钟方向,是只公的!”

卡尔把枪支交给了猎人,这是一把勃朗宁双管猎枪,700mm长,小口径,二分之一喉缩的老式猎枪,命中率要求特别高,但也只能打伤大型猎物。猎人拿起小号铅弹给猎枪换上弹药,端起猎枪瞄准了麋鹿。

“等等!不对劲!“猎人表情严肃起来。

卡尔也跟着诧异起来:“怎么回事?“

“麋鹿怎么会晚上出来,还是单只。这样就有两种原因,他受伤了,或者收到惊吓,不过后面山林我并没有设陷阱,怎么回事?“

那只麋鹿表现也非常奇怪,走路不正常,就好像大腿受了伤。两人跟着麋鹿来到树林的空地,突然麋鹿仰天哀嚎一声倒下了,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
猎人走过去看了麋鹿的伤势,麋鹿一点反抗能力也没有,一动不动任凭猎人抚摸它。

“是枪伤!有偷猎者!“

“偷猎者?这里会有偷猎者?“

“很难说。有些人来这片地方打猎,特别是法国沦陷后,为的是掠夺这里的野生资源。我当时就把整个森林圈起来以防外来者,但不时也有人过来偷猎,我也很烦恼?!绷匀顺了剂艘幌?,望着伤口,然后伸出双手去检查枪伤,慢慢说到:“不过这枪伤不像猎枪造成的伤,猎枪最多造成皮外伤,而这伤口深进皮肉,如果不是偷猎,那就更麻烦了——德军!“

卡尔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,德军走进这片地区,无非在搜查美国的空降部队。猎人看了一眼卡尔说道:“走吧,我先带你到我家避一避?!?/p>

两人飞快地整理装备,猎人拿出一把猎刀说道:“这把可是我精心打炼,可比你们军刀锋利,你拿着它当防身?!彼底诺莞丝ǘ?。

卡尔接过刀,绑在腰部:“谢了?!?/p>

随后两人立马向木屋跑回去。

第四节

行动:丛林之战

1944年6月23日,下午9时2分,地点:法国诺曼底区卡昂西部丛林,主要人物:卡尔。

10名德国巡逻兵来到房子下,开始敲门,妇女打开了一点缝隙,望着眼前的德国人,这名德军会法语,于是有礼貌地讲到:“我是德国的一支巡查小队,外头很冷,我们可不可以进来坐坐?”妇人当然不能拒绝,于是让10名德军进来屋子。

这群人挤在一个盒子般大小的木屋里,有些人站着有些人坐着,妇女则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站在一旁,一言不发地望着这群男人

那个翻译员就在房子里随便看,看到那把猎枪,好奇问道:“你们是打猎的?”妇人小声回答:“是的…”

“噢,那你丈夫呢?”

“他…他去找…陷阱里的猎物了…”

“真奇怪,为什么不早上才去?”

“…嗯…家里…没食物了…”

这个德国人又朝厨房走去,妇女突然想起角落里有一件衣服,是卡尔的美军外套,就趁这名德军走进厨房,跟两个孩子说:“拿上那件衣服,然后上楼去睡觉,好吗?”瞄了远处的衣服,她不敢指,怕其他人看到了,两个小孩很聪明,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“嘿,你们说什么呢,怎么不说出来给我们听听?”(德语)

妇女低下头,身体开始颤抖,害怕被发现了,可是没有。德军见妇女没说话就没有打理妇女。

从厨房出来的德国人说道:“是啊,没食物了,就剩一点谷物。本来还想吃点东西。等你男人打猎回来在吃点野味怎样?!备九挥芯芫?,德国人就告诉了其他人呆在这里等野味。

妇女对着孩子说:“去吧,去睡觉吧。听话?!?/p>

小孩离开母亲的怀里,跑去拿起了衣服就往楼上跑。

突然,德国人叫住孩子:“等等你们去哪?“

妇女吃了一惊马上过去抱住孩子请求到:“这么晚了…他们该睡觉了…”

“那好吧…额…他们拿着衣服干嘛?”

“…晚上冷,用衣服盖着…比较暖和…”

德国人发现不对劲,说道:“等等,我看这件衣服很熟悉,拿来给我看看?!?/p>

妇女知道大祸将至,直到德国人夺过衣服,整个房子沉默了几秒,随着一声大喊:“美国人!”全部人站了起来,10个枪眼对准了妇女,妇女立刻挡在孩子面前,挥舞着双手解释道:“不!是捡的,捡的!”

“抓起来!”两个德军粗暴地抓住了她们,德国人吼道:“搜查房子?。?!”

………

猎人带着卡尔回到房子,在房子外发现屋里漆黑一片。猎人头脑发热,觉得不对劲,但再怎么想好的方面,他也只能面对了事实,于是马上冲了过去,卡尔想制止,但拦不住猎人强大的力量,也随猎人后面向屋子里跑去。

猎人撞开门,大声呼喊妻儿的名字,疯子一样地翻书柜找蜡烛。

卡尔呆呆地站在门口,望着脚下破烂的木门,绝望地说道:“噢不,这群狗杂种的!”

猎人哭泣着:“不要伤害她……!”眼泪模糊了双眼,隐约地看见自己颤抖的手点燃了蜡烛,借着火光环顾了房子,地上满是砸碎的瓷器,壁炉里的柴火也分撒整个厨房,教小孩认字的课本和纸被撕得粉碎,还有一些谷物,也撒在了地上,唯一一张木桌也变成了木材。

猎人拿起被撕碎的《圣经》,拍了拍上面的脚印,泪水也掉了下来。

两人上了卧室,里面没有一个完好的物品,那个麋鹿的头掉在地上被踩的稀巴烂,床也被翻了……

卡尔:“完了,也许他们没走远,等我们出现!”

这时,门外有人叫喊:“快来,我看到他们了,在屋子里,快,杀了他们!”(德语)

猎人发疯似得冲出房间,跑到楼下,打开门,用猎枪击中叫喊的敌人,卡尔也拿起手枪,来到门口,瞄准远处过来支援的3名敌人。

德军发现屋子里面有火力,于是分散开来,步步逼近,有一名德军叫喊着,想要另一边的德军过来支援。

猎人和卡尔躲在墙壁后面,只听到外面一阵阵叫喊声,卡尔问道:“他们说什么?”

“不知道!肯定没好事。我要杀了这群强盗!”

卡尔探出头看见支援的敌人在高处架了一座机枪,总共9人,加上在地上痛苦挣扎的一名,果然是一支巡逻队!卡尔还看见猎人的妻子和儿子被带了上来。

卡尔瞪大了双眼,没错,德军想要他们做人质,于是慌张地对猎人说道:“他们抓了你的妻子做人质!”

猎人怒血冲冠,差点就要冲出去救他们,但是卡尔在一旁劝阻才使猎人冷静了一点:“等我宰了他们!”

外面的德军发话了:“我知道你们藏了美国人!把他交出来,我保证你们家人平安!”(法语)

猎人对卡尔说道:“他们要我把你交出去,我不会这么做的?!?/p>

卡尔感觉很惭愧,敌人肯定看到自己的衣服,认定猎人家里藏了美军才开始破坏。望着眼前杂乱的房子,发生的那恐怖一幕就映入了脑?!篮靡菜嬷?。

卡尔咬咬牙,他明白他不能害了这家人,他要挽救他们,于是下定决心当德军俘虏:“好吧,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,我去换回你的妻子和儿子?!?/p>

猎人很明白德军的性格,立即阻止道:“不行,你去了,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的!”说完,猎人发现有德军想要从侧面包抄,就用猎枪瞄准了敌人,像打猎般一枪击中了“猎物”。

德军的机枪开始扫射,对着房子就是一通轰炸,卡尔立马趴下,埋着脸,捂着头,等着这一波横扫过去。

机枪停止了射击,但外头的德国人还在叫喊着,卡尔抬起头说道:“这样下去我们会被打成塞子!我们……”卡尔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,猎人已经身中数弹死在门旁……

“不?。?!”卡尔望着猎人吼叫着。

猎人的眼睛睁得很大,布满了血丝,正望着远处的苦苦挣扎的妻儿,到死还保持着愤怒的面容,仿佛一只凶猛的野兽,血液浸泡了他结实有力的双手,双手还紧紧地握着猎枪。

外头,德军把猎人的妻子和儿子丢在地上,黑洞一般的枪口对着她们,冒着一丝烟,升到空中;地上,鲜血染红了野草,母亲和孩子也正望着猎人……

一切都开始模糊,卡尔脑袋天旋地转,想到很多事:复仇!复仇!大脑开始发热,他的父亲,他的母亲,舞女和路过的老夫妇,酒馆老头,还有这无辜的一家人……

卡尔拿起猎刀,发誓要用这把猎刀为他们报仇!愤怒使卡尔忘记了疼痛,他不顾大腿的伤口正在往外喷涌着血液,举起木门,冲出房子,敌人的机枪重重地打在这厚重的橡木上,木屑飘舞在空气里,瞬间被子弹打得粉碎,但是卡尔早已经躲在另一个石头上,一枪干掉了左侧的一个敌人,不幸的是左手臂也被机枪狠狠地打穿了个洞!卡尔痛苦地嚎叫了一声。

卡尔忍住痛苦,咬紧牙扑了出去,把一个冲上来的敌人按在地上,刀刃刚好架在敌人脖子上,手刃了这名敌人,然后把敌人尸体翻过来,用来当掩护,子弹密林般,瞬间打烂了尸体,一颗流弹擦过他的脸,鲜血溅在空中,他又马上爬起来,跳到附近的灌木丛里。

卡尔擦掉脸上的血迹,这时,4名敌人已经把他包围,疯狂扫射整片灌木丛,卡尔的大腿和肩膀中弹,痛的大叫,趴倒在地上,捂着肩膀,这下他完全跑不掉了。

卡尔怒吼:“我要杀了你们!你们杀了无辜的一家人!”

卡尔靠着一棵树,握紧手里的刀,正准备做最后的拼死一搏!

这时,一支美国空降部队奇迹般的出现,从敌人后背的树丛冲出来,干掉了机枪旁的两名敌人。

雷:“埃里克,干掉他们!”

冲锋兵埃里克,举着汤普森冲锋枪,横扫德军,4名德军2死1伤,一名在狂奔的路上被其他人射杀。

雷:“嘿!?;?!草丛里的人,你是法国人吗?”

卡尔听到标准的密苏里口音,拖着半残的身体慢慢走了出去,走到受伤的敌人身边,是那个翻译兵。一把抓起他,狠狠说道:“下地狱吧!”德国人笑了笑,用英语回他:“无辜的小女孩?哈哈哈,我就要杀了她们??!很爽呢,你想报仇吗????????来?。?!”卡尔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对着敌人大喊道:“闭嘴!”

接着卡尔举起匕首,迅速地捅进敌人的胸口,翻译兵痛苦地呛了几下,然后望着卡尔,笑了笑,随后,他已经永远闭上了嘴。

卡尔感到头昏眼花,丢下了手里的刀,倒在了地上,安心地昏睡过去……

………

第五节

画面转到了一条狭窄的路,两边是高无止境的墙壁,前方远无尽头。后方一片黑暗。

卡尔发现卢卡斯就在前面,但是这条路很狭窄,他只好一点一点地钻过去,等到他钻出狭窄的路后,卢卡斯已经拿起枪对着他!

一声枪响后,卡尔像飞越了生死之轮般惊醒过来,全身冒着冷汗,喘着粗气,一位女士走了过来,一只手放在卡尔肩膀上,一只手用毛巾擦着冷汗,用温柔的声音安慰道:“没事了,你现在安全了?!彼忱每ǘ渚擦讼吕矗骸白隽丝膳碌呢瘟税??现在你没事了,你已经回来了?!?/p>

镇静下来后环顾了四周,看来他已经在美国临时的医院里,周围还躺着很多伤者,现在他全身上下绑着绷带,行动也不方便,于是放弃了下床走动的想法,对旁边的护士说道:“我没事了,谢谢?!被な考吮憷肟フ展似渌∪肆?。

看来这里像是卡昂城,美军已经顺利攻下卡昂了。

正当他要躺下好好休息时,他发现桌旁有自己的日记本和一本书——《悲剧的诞生》。他也不知道当时他有什么力量去杀出一条血路,只知道他现在还活着,背着仇恨活着。也许这是人最悲剧的事吧。

这是一本德国书籍,法国现在销售德国书籍了,这是卡尔在猎人卧室的角落找到的仅存的完好物品,剩余时间里他把经历都写了下来,还看完了这本书。

1945年5月,战争结束。终于结束了。德军先后在西线盟军和东线苏联签订了无条件投降书。

卡尔准备回美国,在人潮拥挤的队伍中遇到了雷。于是卡尔过去道谢,两人交谈起来。

原来雷是美国空军特勤部队,以前担任空军技术指挥,现在被派遣来深入敌军腹地调查,途中恰巧碰见卡尔,于是救了他。

雷还跟卡尔讲了自己的身世,1899年出生于密苏里州,母亲因为外遇而离开这个家庭,当时雷的父亲气炸了,嘴里一直嘟囔着要杀了那个男人,当时只有5岁的雷并不知道为什么,只知道父亲一直生活得很痛苦,一直活在仇恨中,并且这种仇恨影响了雷,父亲开始教导雷,如何打架,如何毫不留情地干掉敌人。

后来,雷年纪轻轻便惹了一大堆事情,在雷懂事的时候,因为有人嘲笑他是孤儿,就把那个人打到双手骨折,最后因打架被抓进改教所,父亲把他保释出来,那时候雷才知道在这个世界打架并不能解决问题,反而会因此被关进监狱。

15岁时,雷便开始学习机械操作,他特别喜欢飞机,因此上了空军学校。在16岁时便能单独驾驶双翼飞机,在军校里一直是个优等生,学会德,法,俄文,擅长维修机械,飞机制造和维修,因为当时只让新生学基本课程,但是雷并不甘心,偷偷学习飞行技术,他认识一位教官,教官发现雷不仅很喜欢飞机,还有一定的飞行潜力,所以这位教官开始教他开双翼战机,平时空闲时就在空军训练场跟高年级生一起上课。

有几次他在高众人面前展示了他华丽的飞行技巧,让地面的学生不禁大呼感叹,教官也很满意,便想让雷继续学习进入空军军官学校。

但是雷在军官学校待了一段时间,觉得非常无聊,他所向往的并不是天天学习,他向往自由飞翔在空中,于是辍学加入美国空军。

但是因为未满18周岁,部队指挥官不接受雷的加入,于是雷便向指挥官请求,如果他能完成其他空军一样能完成的飞行技术,就让指挥官破例加入,指挥官冷笑着说道:“一个毛都不懂的小孩子,有什么资格开条件?”后来在教官的协助下,指挥官破例看了雷表演,后来指挥官不得不惊叹道:“这真是飞行界的人才,我要定他了?!钡且蛭闯赡?,只能在部队做杂役。

在18岁时正好赶上了一战,美国开始加入战局。这也让雷的飞行技术有了发挥空间,现在他已经正式加入空军,并和其它成员一起战斗,而且雷是他们当中最小的飞行员。他们到达欧洲,共参加两次战斗,雷便有了12次击毁,2次被击中时安全着落的记录。当他回到地面时,很庆幸自己还能活下来,这让他很高兴,他认为上帝在保佑着他。

雷对飞机的喜爱远远超过了愤怒的拳头,为了飞翔而飞翔,有几次和美国王牌飞行员卢克相遇,并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卢克看到这个年轻热情、又有点傲慢的小伙子,没想到他只有19岁,当时就感到很好奇,后来介绍雷到空军特勤部队。

这对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来说是个诱惑,后来雷也同意加入,开始隐姓埋名,称为特种部队的飞行员。起初是个副手,后来和队员们完成了几次任务,最后暂时回到军校担任了飞行教官,那时雷已经30岁,随后因为功绩杰出,便升到了上尉军衔。

在35岁时被调遣到“国家第一安全局”工作。二战时,担任第一安全局的副指挥,负责?;っ拦就涟踩?,随后美国开始反击,国防部长让雷担任队长并指挥空军特勤部队在德军后防线收集情报。

行动:“潜入破坏”

1944年6月23日,下午9时54分,地点:法国北部森林,主要人物:雷

埃里克:“我们没时间了,必须要丢下他?!?/p>

雷:“他还活着,也是个美国人,应该就是前置部队了!”

第一批伞兵负责掩护,第二批负责突袭,第三批负责潜入。

严格来说前置部队就是第一批伞兵,几乎是送死的部队,而第三批就是这支小队,他们是受严格训练的精英部队。

布鲁托:“即使带过去,他也坚持不了多久,他还在流血,这样反而给我们增加负担?!?/p>

雷:“听我的,莱姆斯!带着这个人回去,一定要救活他?!?/p>

这是一支特种部队,任务是调查德军在莱茵河边建设的防御工事

伯恩是一位出色的狙击手,布鲁托是斥候,雷和埃里克是突击手,贝纳塞和莱姆斯是普通下士士兵,雷担任指挥,他们来到莱茵河边上,准备做下一步计划。接着就碰到了卡尔,并且救出了他。

他们来到一处高地,雷拿出望远镜,看着对面河岸的德军巡逻兵:“这里过不去,前几天空降部队在这边降落引起他们的注意了?!?/p>

布鲁托:“我去上游看看,顺着河流上去应该可以找到他们部署的防线?!?/p>

其他人跟着布鲁托,躲进树丛,继续向前走去。

“嘿!停下!”布鲁托招手让队友停下,所有人立刻蹲了下来,雷弯着腰,慢慢地走上前去问情况:“怎么回事?布鲁托?”雷低声问道。

布鲁托凑到雷耳边回答:“有巡逻兵,两个,要不要干掉他们?”

雷高兴地说道:“抓一个问问!正好可以问出附近的防御工事在哪?!庇谑怯檬质浦富硬悸乘谷频胶竺嫒ド绷擞冶叩牡腥?,自己从上去搞定前面的敌人。

两人小心翼翼地靠近敌人,直到距离敌人5米时,雷从背后冲上去打晕其中一个,布鲁托手刃了另一个。

被打晕的德国巡逻兵清醒后,发现被敌人绑起来了,立马哭喊了起来:“不要杀我!不要杀我!”雷一群人看到这个德国人这么怕死,便互相对视一下,笑了笑,似乎达成了共识:要好好玩玩他。雷会德语,于是雷对着德国人威胁到:“你们秘密基地的方位在哪?说出来少受些罪?!彼底庞们骨崆岬懔说阊猜弑耐?,德军吓得哆嗦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布鲁托不耐烦了,拿出手枪,咔嚓一声上了膛,德国人便吓得丢了魂,立马抱着头,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在…在…那个…河对岸…”“怎么过去?”“有…有一座桥…在前面…100米远…”德军小伙恐惧地望着雷。

雷笑了笑,对布鲁托说道:“看这小子,吓成这样,哈哈哈?!笔掌鹜驳那怪?,顺手敲了德军小伙的头。继续对其他人说道:“伯恩,去寻找有利位置。埃里克穿上另一个的衣服跟我来,不过要在河边把那件的血迹清理了先。其他人看着这胆小鬼?!彼底藕莺荻⒘说鹿』镆谎?,这小子吓坏了,立马双手抱住并低下头,身体蜷缩在泥地里。

不一会儿两个伪装成德军的人到了桥边,看着桥边的警戒,一挺机枪和5个哨兵,雷对着埃里克点了点头,然后两人很自然地走过去,哨兵看到有人过来便提高了警戒,用德语说道:“嘿,你们是哪支队伍的?”

雷用德语回应:“猎杀空降狗部队!”

“你的衣服怎么湿了?”

雷:“他掉河里了,没事,这家伙就喜欢玩水?!?/p>

德军放松了警惕,放行了这两人。

埃里克疑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是哪支队伍的?”

雷回答:“那个傻小子的衣服上写着呢?!敝噶酥敢路熳由系淖?,是刻意写上去的字。

埃里克笑了笑:“真是傻子?!?/p>

说罢两人分别拿出纸,绘制基地的分布,防空炮、机场以及装甲车部队位置。完成后,雷把轰炸地点做了标记,藏在衣服里。随后自由地进出指挥台,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看守人,顺利拿到了德军情报。

这份情报写着德军的“冬季风暴”行动,让德军的行动曝光在美国,美国找到了德国的薄弱点后,开始在柏林安插间谍,以窃取更多情报。但是上面最让雷感兴趣的是几个人物:

S档案:行动计划:刺杀红军将领,行动代号“冬季风暴”,已注销。

已经击毙苏联军士官德洛夫,“黑狼”克罗斯失踪,幸存者罗哈德…

接着雷和埃里克退出了德军基地,回到了集合点,拿出图纸交给贝纳塞,以最快速度通报给英国的皇家空军基地,免得德军撤离,伯恩也跟着回来了。

贝纳塞拿出电台,通报了轰炸位置,接着5人来到另一处森林,莱姆斯早就在这里接应,准备躲过德军的追捕,莱姆斯找到藏身的洞口,就在6人躲进洞口后,掩藏了入口处,不一会,大批德军就追杀了过来。

只听到一群德军叫喊着:“快点!不要让他们跑了!”还有三只军犬,德军让军犬闻了闻巡逻兵的气味,接着一路追到这里,雷等人屏住呼吸,以免军犬听到任何动静。

在地洞,几乎空气都凝滞了,一只军犬靠近了一个小山丘,在周围闻了闻,一直在找入口,可是没找到,就狂吠了起来,另外两只军犬也过来吠了起来,德军见情况不对,都靠了过来,用枪指着洞口,一个德军用步枪捅开了入口处。

可惜,雷早就把衣服藏在另一个洞口处,还有一些燃烧炸药,导线就是衣服。等到军犬咬了衣服后,炸药就开始燃烧。

不一会儿就听到远处的炸裂声和喊叫声,全部人都放心地走出了洞口,往高地跑去。

安全躲过德军追杀后,又去寻找另一处躲避点,接着就听见远处的爆炸声和飞机轰轰声,就连雷这里也感受得到一点震波,那是英国皇家轰炸机。

行动结束

这场空袭为后续的“眼镜蛇行动”奠定了基础,没有了防御设施的德军瞬间崩溃,黑压压的机群随意地在德军头顶上丢炸弹,加拿大的战斗机群开始展现出了实力,把德国空军打得节节败退,正因附近没有支援点和补给点,德国空军只能拼死一战,最后全军覆没。德军步步败退,在7月,盟军顺利占领了卡昂。

随后艾森?豪威尔启动“眼镜蛇行动”,贝纳赛在二战后回忆里说道:“当时很混乱,盟军的几百架轰炸机在战场投放炸弹,德军被迫撤退,于是盟军长驱直入,从卡昂到阿夫朗什,美军第一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顺利拿下了半个法国。是我们,我们英勇的伞兵部队为他们开辟的道路,请不要忘记那些因此而牺牲的人?!?/p>

更多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热血爽文小说
  2. 战争小说
  3. 励志小说
  4. 军事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