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> 小说库> 言情> 倾世毒香

更新时间:2019-05-09 14:06:57

倾世毒香 连载中

倾世毒香

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 www.8844n.com 来源:悠空小说 作者:夭月的小七 分类:言情 主角:苏缨,陌衿

热门小说《倾世毒香》由夭月的小七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苏缨陌衿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肃大夫见她喝完了药,转身要走,陌衿叫住他,“肃大夫请留步,陌衿有些话,想与肃大夫私下聊一聊。”.........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繁花小筑,慕容的寝居。

深冬雪夜,往日陌衿都会因炭火烧尽而冷醒几次,然而昨夜一连三个火盆围在床边,连夜不灭,暖得她竟梦见了春来花开。

醒过来时,天刚明亮起来,烛火早已熄灭,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。她有些口渴,试着翻身下床,到案几前倒了一杯水,水却是温热的,想是有人刚来添过不久,热水顺着喉咙滑下,只觉得胃里暖和了许多。

她也不想再躺回床上,便从书架上随手抽了一本册子,坐在案几前,看了起来。这是一本描述东西南北地形地貌,民风民俗的书,上面偶见蝇头小楷写下的批注,有的更正书中的错误,有的补充书中的不足,有的只是纯粹抒发自己的情感,那感情有的真挚有的风趣,笔风却又不沉闷,颇有点意思。翻到一页讲述西南之地有一处百里杜鹃,那批注忽然就密密的多了起来,陌衿的手忽然一抖,为什么这个肃大夫会对百里杜鹃感兴趣?

说起来,这个肃大夫又怎么会知道她从谨言堂出来,在必经之路上等她,带她回自己的寝居,还这么热心的为她解毒?

这一年来,他们之间并无太多交集,说过的话不足十句。她想不出什么理由,让这个肃大夫对她如此上心。

说起来,他不仅知道凝容和止息的配方,还知道解毒之法,记载这些方子的古籍,只有师父有。师父只收过三个弟子,师兄已经不在人世,师姐也已经隐居,那些古籍也随师父陪葬了,这个肃大夫是从哪里学到的?

说曹操曹操到,正想到这里,外面肃华一把将门推开,站在门口,看了她一眼,面无表情,也不与她说话,只是上前来提起她的衣领,把她拎到床前,丢了上去,顺势抓起她的手腕,摸了摸脉相。

他微微皱了皱眉,侧身对门口端着药碗的婢女招招手,那婢女便进来了,他从袖中滑出一个青色瓷瓶,拉开黑木塞子,对着药碗里倒了一些白色粉末,淡声道,“喝完?!?/p>

陌衿接过药碗,将里面的汤药饮尽,余光看着肃大夫将那青色瓷瓶收入袖中。那瓷瓶的色泽和器形,却是师兄往昔喜欢用的,总不至于巧合到这般地步吧?

这个肃大夫一定与师兄有什么关系。

肃大夫见她喝完了药,转身要走,陌衿叫住他,“肃大夫请留步,陌衿有些话,想与肃大夫私下聊一聊?!?/p>

肃华是个明白人,屏退了左右,吩咐她,“先躺下?!?/p>

陌衿依他的话,躺下了,他便不再说话,静静的站在那里,等着她开口。

陌今也不知该从何问起,便先试探道,“肃大夫可知道一位医者,名唤扁桓,是扁鹊神医之后?!?/p>

“知有此人,从未谋面?!?/p>

陌衿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,那一双堪比清风明月还的眸子,似乎不染这世间一星半点的尘俗。如此清澈的眼神,不像是在隐瞒什么。

“我听说扁桓门下有流云、挽月、容雪三个弟子。其中又以大弟子流云医术最为高明,肃大夫可识得此人?”

肃华拂袖,俯视着她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听闻每年五月初五的杏林之会,许多明医都会去切磋医技,肃大夫也会去吗?”

肃华点头。

陌衿眼底一亮,“我自幼学过一些医理,尤其对制香感兴趣。听闻这位流云大夫也擅制香。若是肃大夫在今年的大会上见到这位流云前辈,还望为陌衿引荐一面,我想当面向他请教一些问题?!?/p>

肃华默不作声,看着她有小片刻的时间,才又说道,“此人已逝?!?/p>

已逝。

是啊,陌衿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,难道因为一个瓷瓶的器形很像师兄用的,就把肃大夫和师兄扯上关系,由此证明师兄还活在世上?

为什么她的心里总是放不下,不肯承认师兄已经不在了呢?

肃华见她怅然若失的样子,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陌衿呆滞的看着肃华的背影走远,那一身淡得如水一般的青色衣衫,干净整洁。昨夜里月下灯前,这淡青色竟像是雪一般清白明亮,若不是今日看得仔细,她还一直以为救她的人身着的是白衣。

从前她也很是喜欢素白的衣衫,公子也曾说,她穿白色很好看。陌衿抬袖,之前那一身血衣早已被人换下了,此刻她也着了一身素白的睡服,样式简约,很像她在天山上常穿的衣服。

想起天山,就想起师父和师姐,想起师兄对她的千般好万般疼,想起他最后在她怀里咽气的样子,心又开始痛了起来,痛得眼泪一滴一滴的往外冒,止都止不住,那样好的师兄,天下再没有第二个了。

陌衿逼自己不去想那些日子,她以为那时已经在天山上师父和师兄的墓碑前,流干了所有的眼泪,再不会哭,谁想都过了这么久了,只不过因一件白衣勾起回忆,心竟然还是如那时一般的疼,丝毫不减半分。

正到这里,陌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。

“两位哥哥,我是觞月居的瑾袖,来接我家姑娘的,烦请二位让我进去!”

这声音,是瑾袖来了,陌衿擦干眼泪,翻身下床,行到房门前将门拉开,见瑾袖站在门外,身旁停了一顶软轿。

看到瑾袖,好像看到了家人,心一下子暖了起来。

瑾袖看见她,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立刻迎了上来,将臂弯里的一件鹿皮氅子披在她身上,立起毛领,系好带子,又仔细看了看她脸上的伤痕,拉起她的手看到她手背上一道道的结痂,两手的指甲盖都少了两三个,瑾袖的眼泪啪嗒啪嗒就滴落下来,一时间哽咽住了。

陌衿收回手来,挽住瑾袖,“哭什么啊,我这不是好好的,我们回家吧?!?/p>

瑾袖的泪一时间止不住,也说不出话来,只得频频点头,扶着陌衿上了软轿。

轿子出了慕容的寝居,过了五里小桥,绕过敛雪池,就到了觞月居。陌衿觉得有些奇怪,那个肃大夫的住处像是远一些的,也许是轿夫的脚程快,才到得快吧。

下了轿子来,瑾袖扶着她回了房间去,一进房间,看到三盆炭火围在床边,竟与肃大夫那里一样,这个肃大夫倒是细心,知道她此刻体虚,最是不能受寒,连火盆也没忘叫人添置。

瑾袖扶她到床上躺下,她又要坐起来,瑾袖不许,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,一双眼睛肿得像桃子,哽咽着说,“方才去接姑娘时遇见了肃大夫,他说姑娘一定要躺下静养一月,不能随便乱动?!?/p>

更多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古代言情
  2. 热血爽文小说
  3. 日久生情小说
  4. 虐恋情深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