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> 小说库> 言情> 丫环神偷:推倒少爷

更新时间:2019-05-10 14:58:47

丫环神偷:推倒少爷 已完结

丫环神偷:推倒少爷

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 www.8844n.com 来源:悠空小说 作者:屏裳 分类:言情 主角:上官也瑰,晓莹

独家小说《丫环神偷:推倒少爷》是屏裳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的小说,主角上官也瑰晓莹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儿怕搅扰母亲清静,让她与步桑在园外木难轩中侯着。”.........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上官膺有两个老婆,正室王氏,是他自小定亲的富家小姐,生下一子上官火齐。妾李氏,曾在酒楼弹唱卖艺,世人称之为戏子,上官膺却为之一见倾心,不顾反对娶回炼火山庄,并生下上官也瑰,比上官火齐整整小十年。

然而上官王氏在上官家的地位,却是早就奠定并一直不曾撼动的,上官膺常年忙于生意不在庄里,庄中一切大小事物都需经王氏。而李氏则不但不管庄中事物,就连人都消失在炼火山庄,据说十年前上官膺在别处专门修葺雅致别院,让李氏诵经品斋。

上官也瑰选择留在了炼火山庄,即使想要自己挑一个贴身丫环也要经过这位老夫人的筛选,他还是选择留在炼火山庄。

“母亲,您唤我?!?/p>

穿过木难轩,来到青玳园,此处是上官王氏最喜静坐的雅园,园中有一清澈小湖,养着一尊巨大的血珊瑚,那是王氏最爱的瑰宝,平日这里蛰伏着大批高手,擅入者非死即伤。

王氏端坐在湖边白石雕铸的望珊亭中,看了看来人,仍是一身洁白,淡笑有礼,找不出一丝破绽,但她偏偏不信,这世上会有这样完美的人。

冷硬的唇角不带温度的掀了掀,说:“瑰儿,我唤你来,是为了晓莹那丫头?!蓖A送?,观上官也瑰的表情仍是淡然温和没有破绽,接着说:“晓莹那丫头实在是不懂事,一个卑贱的丫头,居然敢对主子存有非分之想,我真是看错她了。以后,你的起居就由若梅侍侯,这丫头跟了我几年了,很是机灵牢靠,有她侍侯着,我也就安心了?!?/p>

“母亲对瑰儿关怀备至,瑰儿恩感于心,但若梅侍侯母亲这么多年,甚得母亲欢心,儿实在不敢割爱?!鄙瞎僖补逄ы笔油跏系睦餮?,温温和和的说:“今日儿在北街买下一位卖身葬父的姑娘,见她聪慧得体,便带回了庄中,不如就让她侍侯瑰儿起居,也免得母亲劳心?!?/p>

王氏挑了挑眉,眼中闪过一抹阴冷:“哦?瑰儿善心助人我倒是听说过,但瑰儿会夸一位姑娘聪慧得体,除了那闻家千金闻玺知,似乎还没有过。她人在何处?”

“儿怕搅扰母亲清静,让她与步桑在园外木难轩中侯着?!?/p>

“若梅,你去木难轩请那位姑娘进来?!蓖跏隙陨砼缘难净贩愿赖?。请?上官也瑰在心底嘲讽的暗笑,他知道,接下来王氏一定会是百般刁难诸多挑剔,只要玉香琦有一点答不上或不得体,她就会有借口将她“请”出炼火山庄,就算答得上或很得体,也不容易轻易过关,她是不会随便让人进入他的瑰明居的,他很清楚。他不是第一次从外面买丫头进来,但是最终的结果都被王氏以或软或硬的手段打发了。她不会让他有丰满羽翼的机会。这点上官也瑰比谁都清楚,他只是,想要一再试探她的底线。

“是?!比裘非飞沓隽饲噻樵?,不久带着玉香琦回来了。

换下孝服麻衣,一身素雅青衫的玉香琦,别是一番清丽可人。绕过蜿蜒的小径,在经过小湖时停了停,看着那血珊瑚有些出神,直到若梅催促,才跟上步子,来到亭前石阶,盈盈服身道:“香琦见过老夫人,老夫人万福?!?/p>

王氏傲然打量了她一番,并不急着唤她起来,缓缓说:“抬起头来,让我瞧瞧?!?/p>

玉香琦顿了顿,还是抬起头,却是一张极尽温婉乖巧的脸,远山黛眉,清眸如画,是一张越看,越觉得惊心的脸蛋。

“今年多大了?”

“十八,老夫人?!庇裣沌?,如果她要一直让她跪着回话,今晚她一定会后悔。

“十八?竟和瑰儿一般大,普通的姑娘像你这样的年纪,应该早就嫁人了吧?!?/p>

“香琦生来命苦,家住洛阳,为避战乱跟着爹爹四处漂泊,相依为命,怎忍扔下爹爹另觅郎君?!彼裣沌幌爰?,十八也好,二十八也罢,谁逼也没用。

而此时上官也瑰站在石阶上,视线落在她身后的血珊瑚上,看不出表情。

王氏沉吟了会,说:“哦?生得如此蕙质兰心,竟至今无婚,可惜了。炼火山庄有许多下人还未娶妻,我做主为你择一夫婿,也可有个安身之所,不至再四处漂泊,你看如何?”嫁了人,自然就不能在上官也瑰身边侍侯,打乱她的计划。

上官也瑰不着痕迹的掀了掀唇角,这招的确很妙,连他都无话可说。

玉香琦却并无慌乱,她压着声线,有着浓浓的悲凉:“谢谢老夫人美意,爹爹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,膝下无子,无人敬孝,还未享受天伦便已仙游,我曾在爹爹坟前立誓要为父守孝三百日。这种时候香琦怎可谈及婚嫁?他日九泉之下,又何颜以对父母大人?!?/p>

“这……原来你父新丧,倒是我考虑不周了?!鄙狭四昙偷娜?,或许都对孝顺的后辈有所动容,“没想到你一个女儿家,竟比男儿更有孝心。你起来吧?!?/p>

“谢谢老夫人?!比欢崴淙慌橙跞春苡杏?,至少让某些自认为强者失去戒心,玉香琦这样想着,拭干眼泪站起来。

王氏再次用打量的眼神审视她,这次竟多了几分善意,“刚才你来的时候,在那血珊瑚面前停了许久,你觉得,那血珊瑚如何?”

玉香琦慎重的挪了几步,仔细赏了赏这青玳园的花树亭台,最后将视线定在那株血珊瑚,“明珠交玉体,珊瑚间木难。相得益辉,正如邑南侯夫人吉祥康泰、富贵雍华,威仪一方?!?/p>

王氏舒然一笑:“果然是饱学诗书,聪慧过人,瑰儿眼光不错?!焙靡桓鐾且环?,好一个邑南侯夫人,这丫头有一张巧嘴。

但是玉香琦可没那闲情逸致有事没事研究学问,她只不过早就对这老太婆略微打听了番,又知道这炼火山庄有株珍贵的血珊瑚颇得这老夫人欢心。

玉香琦或许不了解女人,但她很了解血珊瑚,那是权利欲望的象征,只有热爱权利的女人,才如此热衷于这血染般的华贵。对于一个热爱名誉和权力的女人,玉香琦当然有她的方式。

“但是……”玉香琦突然话锋微转,又欲言又止。

“但是什么?”王氏问。

“但是这珊瑚傲然立于清湖,却隐隐透着杀气?!彼粲兴嫉牡?。

王氏眉眼一沉,显然对这话甚为不满。但她并不直说:“没想到你小小一个姑娘,还懂得许多?那你倒说说看,何处透着杀气?”

“这湖水涔涔绿绿,本与这血珊瑚相称相托,但这水中却无鱼,不但无鱼,水面还漂浮着死掉的苍蝇,大煞风景?!庇裣沌告付溃骸拔蚁?,老夫人是在水中投了剧毒吧,让觊觎者不可越池一步?!?/p>

“你这丫头,眼睛可够利的,竟能一眼看出这湖中投有剧毒?!蓖跏衔⒀?。这丫头不只是巧嘴,还聪敏机智,这是庄里任何丫环所不及。

玉香琦浅浅一笑:“然这毒物甚是奇特,非但对血珊瑚无害,反而让这珊瑚越发红艳夺目?!彼倭硕?,又道:“据说每一件瑰宝,都有一个守护神,这池水对敌人是夺命的杀气,对这红珊瑚却是不可或缺的神。就像老夫人您,能有今时之地位,又怎可没有一两样这样的守护神祗呢?”

这样的见识,这样的头脑,这样的谈吐,这丫头果然聪慧过人,王氏深深看着她,如此聪慧的丫头,若真为上官也瑰所用,那他的翅膀,岂不更硬了。但是把她逐出庄去,也未免可惜。

“瑰儿可真是捡到宝了?!蓖跏系偷退?。说完之后,不再说话了,端起石桌上的花茶,沉吟着。

上官也瑰亦不言语,他看得出来老夫人已经喜欢上着丫头了,但是,这丫头锋芒太过了,反而让老太婆顾虑。不似步桑那般,毫无心机直来直往,也就毫无威胁??蠢?,这老太婆是不会让她进瑰明居了。

王氏终于放下茶盏,缓缓起身步下石阶,走到玉香琦面前,停了停,“来,跟我一起去看看这株血珊瑚?!?/p>

“是,老夫人?!庇裣沌?。眼角竟瞟见上官也瑰的嘴角闪过一丝冰冷的嘲讽,虽然是一闪即逝却冷得彻底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装小说
  2. 古代言情
  3. 古代短篇
  4. 古言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