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> 小说库> 言情> 末世之利刃

更新时间:2019-05-10 15:15:50

末世之利刃 已完结

末世之利刃

【小说阅读分类导航网站】热门小说推荐_好看的小说排行 www.8844n.com 来源:悠空小说 作者:墨哉睡 分类:言情 主角:许哲,容策

主角是许哲容策的小说是《末世之利刃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墨哉睡所编写的言情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“舍妹虽然有时娇蛮,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杜刘两家本来是世交,但前几天刘家几位长老的事我也是有所耳闻,近期为了杜家的声誉希望两位还是少来,恕我还有些急事,无法送客,杜三送人!”.........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也许是昨晚杜晓月的一番话,许哲并没有睡好,凌晨三时就醒了,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,眼下有着重重的乌青。

穿上一身黑色的衣服,带上面罩,将弯月收进空间,取出一把匕首放在腰间,乘着天色未亮许哲悄悄的出了门,目的地是杜家大院。

去杜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杜晓月的话,但更多的还是许哲对昨天丧尸士兵的疑问,那种将活人制成丧尸的方法让许哲想到一个很讨厌的地方——实验室。

打开空气罩,隔绝着自己的呼吸,巧妙的步伐躲过一个个士兵,一个转角,前方就是杜家大院的门口。

门前摆放着很多花花草草,几步改造过的豪车整齐的摆放着,两人高的大门上装着好几个全景监控,而下方铁门前来来回回的有两列士兵巡逻,再往里看还有杜家的家丁在铁门内看守,手上牵着几只机械狗。

在墙边的死角伸出手,几根溶针悄无声息的射出,前排士兵很快倒下,身后一排的士兵还没来的及回头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。

许哲远程控制着士兵的身体,又在看不见的角落将监控轻松毁坏,像一只灵巧的猫轻声的跳进了杜家的铁门内。

借着花草掩盖着自己身形,直接在隐秘的地方伸出溶针将机械狗腐蚀,成灰,在家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快速的跑进内院。

内院的房间都是关着灯,但路灯确是照着整个宅子亭亭玉立。一栋栋古典的院子各自独立,却又用长廊相连,廊外都种满了高高的绿树,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水池清澈见底,各类的鱼种在自由的游着,在末世能看见这样的江南样的景色只能说明杜家的财力丰厚。

随手捡起石子,用力跑向另一边的小道,巡逻的家丁很快打着光向那边跑去。

许哲直接走向相反的路,乘着夜色和自己黑色衣服的掩饰,如一只飞燕攀上屋顶。

伏在屋顶上,许哲直接打看量眼朝整个宅子望去,夜空里数百种不同的异能轨迹都随着主人的呼吸轻微的起伏,除了巡逻的家丁,和宅子西边的八个人。

八道浑厚的异能轨迹,时而起伏的厉害,时而安静不动,而且极其浑厚复杂,这是八个A级异能者!

许哲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会被发现,先将异能厚厚的裹在在自己的周围,才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。

距离十米处,许哲安静的伏地,就能顺着空气听到房间里的对话。

“大长老,我们这批丧尸能成吗?”

“怎么不能,上次那只S级不就成了吗?而且我们这次有新科那边大量尸毒的资助……”

“这就好,这次可得搞死雷焰修那家伙,霸占基地这么多年也是该还给我们了?!?/p>

“老三,你可别冲动,在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一定要稳住雷焰修,你没看见昨天刘家那几个长老的惨样?!?/p>

“哎呀,大长老,别把我们和那几只蠢东西相比啊,那些个老家伙只是中看不中用,而且我们这不还有杜明丰最掩护吗,他可是会拼了命的?;ざ偶??!?/p>

“是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再听到尸毒这个词,许哲僵硬的脸上出现了愤恨的表情,秀气的鼻尖微皱,双眼锐利的望着屋内。

将体内的愤恨一一压下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,调动着异能的流动,绷紧肌肉不让自己失控,待到身体放松,许哲才轻声的跑开。

足尖轻点,许哲找到杜晓月的房间,看到她熟睡的脸,毫不犹豫的离开杜家宅院。

回到自己的别墅,将黑色的外套脱掉,果然银色的纹路蔓延到了手臂,纹路的末端有些地方开始出现淡紫色。

只是听到了尸毒而已,差点体能的异能就开始暴走……

似乎是由于量眼的开启,尸毒激发出的力量越来越强大,再加上本身空间异能的壮大,二者不能很好的平衡,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就变得难以控制。

吃下基地为异能者配备的镇定剂,许哲任自己倒在柔软的床上。

第二天,许哲直接去拜见了雷焰修,将自己昨日所听到的全部告诉他。

优雅的搅拌着手中的咖啡,房间里浓郁的香气浮出,雷焰修将身边的侍卫喊出,看着坐在对面毫不拘谨的许哲。

“你怎么会去杜家?”雷焰修直接上前一步,高大的身躯完全遮住了许哲,锐利的双眼直视。

顶着周围无处不在的压力,许哲快速的调动着身体里的异能,淡定的说道:“我想知道为什么首领会让我当保镖,还想知道那天晚宴事情发生的缘由?!?/p>

高高的俯视许哲,瘦弱的有些尖细的下颚,苍白的脸没有一丝生动的表情,除了一双晶亮的眼睛很是耀眼,雷焰修将自己布满疤痕的手放在一旁对比,果然,鲜明。

“哦?你倒是很有求知欲,只是你觉得我会接受吗?”

“其实,那天您不说的话,我会的自觉揭下面具?!毙碚芡蝗徽酒鹄?,僵硬的脸浮起一丝弧度。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雷焰修将双手抱胸,再次坐在沙发上,按下房门开关,侍卫们整齐的走了进来,散步在房间各个角落。

“将这位异能者带到荣誉处,直接授予团部指挥官名誉,过两天开始作为我的最高级护卫近身?;??!?/p>

“是!”

许哲跟着士兵离开房间,撩开耳边的头发,摸向耳后,果然一片湿润,浓重的血腥味在手掌飘散。

刚刚雷焰修是在试探?还是在怪罪?觉得自己未经允许就查清楚了吗……赫赫……

一旁的士兵看着流了一脖子的血还在傻笑的许哲,只觉得被首领严重刺激了。

昏暗的房间里,漂亮的治愈系医师在为雷焰修治疗手上的割伤,薄薄的切口原本不是很重,但似乎被下手的人用了腐蚀的药剂,伤口在快速的张开。

“首领,要不要将许哲……”跪在地上的两人同时做了个割脖子的手势。

“不……我要亲自揭开她的面具?!?/p>

如果许哲在,就会发现房间里除了医师,另外两人就是当初攻打S级丧尸时没死的异能者,是那两个动作完全一致的兄妹。

穿上团部级别特制的制服,带上军帽,一双铮亮的高筒靴子,整个人不能再英气。

许哲就这样站在杜家门口,家丁尽职客气的带路,接见的是杜晓月的二哥杜曜。带着一身的防备,杜曜精明的脸上满是不喜,直接问道许哲的来意。

“我找杜晓月,我们认识?!?/p>

“好,杜三你带她去小姐房间?!倍抨谆卮鸬暮芸?,似乎怕许哲反悔,急匆匆的走了。

粉色的少女房间极其梦幻,精致的家具和数不胜数的高档裙子,只是房间里还有着淡淡的酒味。许哲将坐在地上的人手中的酒瓶拿起,酒水倒进垃圾桶扔掉,蹲下,望着眼前打着酒嗝的颓废少女。

“谁??!找死啊,动我的东西!”杜晓月抓着眼前人的衣领大声骂道,只是在看到许哲干净苍白的脸时愣了好久,注意到对方的制服,绝望的哭了。

“你来干嘛??!我就知道你为什么不帮我,你也是怕影响自己的前程吧!许哲,你这个小人!我母亲回来了,是具尸体你知道吗!父亲也不在,大家都不管我……都是你!你这么自私,还利用我!威胁我!给我下了印记!都怪你……都不理我了……呜呜……”杜晓月大声的骂着,哭着。

许哲任由其拉扯着自己,一动不动,待对方安静下来,静静的说着:“我没给你下过印记,那是骗你的?!?/p>

猛地抬头,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脸,杜晓月只是笑了,骂了几句,随后又低低的哭着。

“以后,你就一个人了,没人管你,除了自己?!毙碚芩低?,直接站起来不管身后的杜晓月,大步的走了。

悦耳的风铃在古旧的木头梁上摇摆,路过的人只是留下一阵清风,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走廊传来,许哲只是巧妙的避开,站在墙壁的死角处。

一身纯白的裙子,故意的娇笑,还有时不时朝杜晓月投去讥讽的眼神,毫无疑问来的人是魏芸,身边还有一位英俊的男子扶着她的纤腰,那是在晚宴上见过的刘天浩。

“晓月啊,你别担心了,我刚让天浩去打听过了,你的父亲没事,只是有些事情你们族里的长老交代他去做,所以最近都不能回家,到是你,这幅样子要是被伯父看见可是会心疼的?!蔽很课孀抛约旱陌胝帕乘档?,似乎是被屋子里的酒味呛到了。

“贱人!谁让你来好心!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!我妈就是让你们害死的!你个不要脸的!就知道……”杜晓月十分激动,站起来对着魏芸骂道,只是还没说完就被刘天浩甩了一巴掌。

“刘天浩!你还是不是人!你们两个就是禽兽,狗男女在一起还真是合适呢……”杜晓月向后巧妙的退一步,不顾脸上的伤,而是从怀里拿出一只竖笛模样的黑色管子对着两人,“怎么了,害死了我妈,现在又想来害死我?我告诉你们,贱人!这可是我杜家,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!”

刘天浩看着杜晓月拿出的武器,将还想打出的手放下,带着魏芸向后退了一步。

“晓月,你真是误会我们了,我和天浩真的只是来告诉你伯父的消息,都怪我没说清楚,害你和天浩产生了误会……”魏芸不顾刘天浩的阻拦,弱弱的走上前去,对着杜晓月说道。

“嘭!”是三代管制**打出的声响。

魏芸握着自己肩上的伤口,似乎是不敢相信,眼里都快流出了泪水,倒在刘天浩的怀里,愧疚的看着杜晓月。

“杜晓月!你这个蛇蝎!”刘天浩大喊,想出手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,不知名的压力从头顶重重压下,头晕的快有些站不稳。

魏芸发现刘天浩的异常,还没来得及查看,杜曜就带着家丁走了进来。

看着三个人奇怪的样子,再看着杜晓月满脸的愤恨,杜曜直接将魏芸和刘天浩请出大厅。

“舍妹虽然有时娇蛮,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杜刘两家本来是世交,但前几天刘家几位长老的事我也是有所耳闻,近期为了杜家的声誉希望两位还是少来,恕我还有些急事,无法送客,杜三送人!”

杜曜将两人送走,又走到杜晓月的房间,看着对方早已关上的房门,重重的叹口气。

这个家或许就快结束了,但希望能慢点,再慢点……死去的母亲、被架空的父亲、还有我长不大的妹妹……杜曜的脸上流了两行热泪,用力的擦去,很快就换上冷漠严肃的表情,这样就还是杜家人心中那个恶毒、决绝的杜曜。

许哲看完了一切,从死角处走出,黄昏下的杜家大宅,白玉端着名花、连珠缀着柱梁,富丽堂皇,却也老态从生。

杜家和刘家一样,长老才是幕后的掌权者,控制着基地的巨大财富和物资流通,握着基地的命脉,那才是雷焰修真正的敌人。

只可惜杜将军一生为了基地,想让杜家和自己一样做个忠良贤臣,却被杜家野心不容,权利被架空,所忠于的基地也由于首领的多疑被抛弃,硕大的权利海岸,没有了落脚之处,成了政治权力中牺牲的炮灰。

许哲对于杜晓月说不上有多在意,但却是自己从实验室出来第一个见到的人,虽然一开始抱着利用的心思,但经过相处许哲知道杜晓月只是个被宠坏的小孩,被父母家人深深的爱着,那怕在末世也被?;さ暮芎?,有着简单直接的思想。

但当杜家变成了现在这样,杜晓月就被完全的暴露在这世界里,失去了家人的?;?,未被磨平的棱角扎着自己满身是血,可是这就是命运,谁也抓不住,谁也不能掌控,除了拼命的适应,狠狠的活着,别无他法。

许哲其实是羡慕杜晓月的,因为她有过自己从来没感受过的温暖。

一拳一拳的打在特制的沙包上,双手都流出了血丝,关节处磨掉薄薄的皮肤,许哲还是毫无知觉的打着,深夜训练场的人很少,偶尔有人走来,看见许哲的打法和仪器上高的可怕的数值都默默走开。

一只只的灯虫不顾死活的往白炽灯上撞去,或者是被灯光亮度照死,或者是被热量烧死,或者只是撞错了位置死去。

许哲看着扔在地上的军官服,只觉得有些不真实,以前的事情总是虚虚实实,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?时?;岢鱿终庋南敕?,不知道是来源于异能久久没有晋级的不安,还是由于最近基地发生了太多变动,还是听到了再次听到尸毒的消息……

每一天都在想尽办法变强?但是是为了什么?为了报仇?为了不被人杀死?……

“许哲!你果然在这里!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训练,告诉你一件好事,想不想知道?”水蒂突然出现打断了许哲的思考。

对方僵僵的脸上居然还能出现发呆的表情,水蒂只觉得萌死了,用力的揉了揉那一头微卷的短发,果然不亚于毛茸茸的小宠物,舒服极了。

温暖的触感,高兴的语气,还有一种自己看不懂的貌似是兴奋的表情,许哲觉得陌生极了,但是不讨厌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哟哟……想知道???想知道就喊我声水姐姐,我就告诉你?!?/p>

“水大妈?!?/p>

“水姐姐!”

“水老太婆?!?/p>

“许哲!”

……

“算了,告诉你好了,明天基地在普通区有个四代武器大师来,只要看对眼免费帮我们将异能武器升级到四代,还说有缘就当场赠送武器呢!我们明天一起去吧,顺便逛逛又什么好玩的东西可以买的,怎么样?去不去?”

“也许大师看不上你,这样就白去了?!?/p>

“那也是见了世面不是,而且天天不是训练就是任务有意思吗?好歹也像以前一样逛下街嘛……”

“像以前一样?你以前不是杀手,还逛街?”

“哎呀,我是杀手,可我也是个女人,还是个漂亮的女人,当然喜欢逛街了?!?/p>

……

看着对方终于点头,水蒂高兴的走了,没错自己是个杀手,可是正常人谁会喜欢杀人呢。

曾经也有快要完整的家,只是在自己以为最幸福的时候发生了最悲惨的事情,自己的亲妹妹死了,是被那个差点成为未婚夫的男人残忍的一刀刀割成肉片疼死的。那是出车祸的父母留给自己唯一的亲人,总是会跟在自己的身后喊着姐姐的妹妹,是只有17岁妹妹,最好的年纪,却被生生的疼死,自己没法报仇还被冤枉成了杀手。

进牢房的那天,男人对自己温柔的笑着,还对着自己说道妹妹死前喊着自己的名字,一声又一声,那个残酷的男人有着高位,没有人帮自己,除了地底的杀手组织。

杀掉男人的那天,灰暗,但云后匿着光,水蒂低着头,笑了。

更多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古代短篇
  2. 热血爽文小说
  3. 日久生情小说
  4. 女强男强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